吹口哨的小海妖
发布于:2017/7/23 13:37:15
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竞死声。 一生狂傲,一生痴情,一生含恨,终也落得倒落尘埃,无人记名,唯有熙熙白雪掩埋其身。 南风不竞本性并不是大恶之人,对玉倾欢的手段,对集境的威胁,在不归路的挑战天下,只不过是来自他对镶命女的痴情。没人知道他的来历,身负神之卷功夫的他,内心却如同幼儿般单纯,他所认定的,不过是爱一个人就要爱到底的固执。 “空岁逐世寻无价,千里缁尘鬓双寒。当时陌看春情早,如今无处折烂漫。”犹记得昔日伫望湘灵所化之石像,心绪万千。心上人咫尺天涯,看得见,摸得着,却无法拯救的痛。数十年,四方奔波,各种方式用尽也无法解除石化,让本就狂性不羁的南风不竞更加煎熬。因此在玉倾欢来六出飘霙取稜晶花时,他孩子气似地质问:“我要救的人,百计千方就是救不来。凭什么你就能救得你想救的人?”其思维之单一,可见一斑。 这单纯的爱和“救不得”,从枫岫主人来到六出飘霙那一刻打破,石泪乍然变色,归来的南风不竞看到后,暴怒非常。“多情敲风一霎来,无情疾雨愁煞怀。几年心上,疑怕梦醒总是哀”他觉得,守候湘灵这么多年,能救湘灵的,只有他,也只能是他南风不竞。这是南风一贯之为人,他认定的东西,决不能让别人插手。 终于,石像解封,镶命女珊然欲坠,南风不竞急忙扶住,却不料那最惊心的一巴掌。自己长久以来的痴情不悔,却换得如此结果,他不能接受。湘灵随后离开,留下不解和愤恨的南风不竞。清风三巡不解意,拈来落花笑情多。原来,这一切,只是我多情了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年不知人何在,桃花依旧笑春风。孤独一人,南风不竞心里不禁凄凉。独酌时,一句感慨“孤夜独斟酌,一杯浊酒对清风,举也茫,放也茫”。如今一直以来的期许不再,何去何从?是放弃?还是坚持?如何才能赢得佳人的心,让这石封的爱得以延续? 南风不竞,被称为不世狂人。放弃,又岂是狂人之作风?他打定决心,即便是为敌天下,即便是万人唾弃,也要将这不世之爱进行到底。首先,便是对湘灵的表白。“有心天下,却输一笔多情。我的山水落在你的眉间,你肯入画么?”浮世如图,最美丽的画卷,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我这画卷只缺你一人,你可愿意填满这唯一的遗憾呢?可惜,湘灵心属枫柚,自是不从。南风即使生性狂烈,却不曾做任何僭越之事。他只是用极为极端的行动,想湘灵证明,我的爱,炽如火,烈如风,离弦之箭,绝不收回。 因此,他无视湘灵的反对,一掌,宣战天下。一个月内无人能败他,他便要强娶湘灵。不归路,人不归。于是才有天下的敌意,才有了略城的血仇。一个月之期,最后的对手自然是枫岫。在情敌面前,即使是身中剧毒,狂性不减,南风不竞再次叹息,“吾用一生,写一首诗,盲目寻添,只找一字,直至此刻,诗成一字,早已铭心。”爱,真的就如此多情;爱,真的就如此无悔;爱,真的就如此盲目!两人都是强弩之末,失去神源的枫岫终于还是技逊一筹。取命之时,鸡鸣乍响。原本贯向枫岫的掌劲,南风不竞打向了一边。这一战,让两人之心相知。就算仍是情敌,枫岫的大义仍是让南风感触颇深。 战后,湘灵赶到。同是重伤的两人,湘灵却是迥然不同的对待。从如同空气的南风不竞面前冲过,抱住枫岫。这么明确的表态,也使南风不竞心有觉悟。 与枫岫有了决断的镶命女,来到仍是重伤昏迷未醒的南风不竞床前。同样是情场失意者,镶命女看着眼前人,心下一片凄迷。“你或许曾怨恨过我,为何只顾追求眼前人,却不曾也不肯回头,看背后另一个深深守护的人。但,这不就是执着吗?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求不得是苦,但得到,也未必幸福。不回头,是因为不想看到自己。你的痛苦我全了解,但越了解,越是无法接受你。我真心感谢,有这么深情的你,爱着这么无情的我。但你的感情,我承受不起,回报不了。我已进退维谷,唯一解脱,就是放手。南风不竞,我真心希望你能幸福,所以,你也放手好吗?但愿从此以后,各自天涯。” 湘灵的一席话,深深刻入了假装昏迷的南风心里。原来自己爱的,也是如此执着之人。罢了罢了,这人间道,便是这般无奈,这般痛苦!心上人能放手,我堂堂不世狂人,难道要拘泥于此,哀怨纠结?南风不竞痛下抉择:情弦到此已收声,自此不复弹琴影。如念半兹在心处,便教天风催薄命。最后的执念,随着最后的琴声,已经迸裂的琴弦,随风而逝。但感情,确实缅怀于心,不曾忘却。 南风不竞虽狂,却在脱离感情的苦海后,能够及时认清自己犯下的错误。对于狂人,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尊严。大丈夫能错,就敢认。“拼生豁死,吾司空见惯,但在我一生,有一种勇气,吾却未曾拥有过。一种,比死更使吾畏惧的勇气。那是,认错!”一句认错,单膝跪落。抵地有声,四座愕然。这句错,给亡逝的灵魂,也是给他自己。敢爱敢恨,敢做敢当,敢错敢认,南风不竞,是我看差你了!世人皆认为你的行为过于狂乱,思想过于强势。我虽认同你对爱之理念,却也无法接受你行事之方式。现在才知道,脱离了迷障的你,是这样的磊落。如此角色,性格分明,掷地有声,又怎能让人不喜欢呢! 及后,湘灵和寒烟翠被困火宅佛狱,南风不竞为救心上人,孤身闯入佛狱。而与赶来支援的枫岫,合力一抗咒世主。虽是惨败,但两人之间的交情,却再度升华。枫岫为救南风,重伤被擒,却很信任南风能拿来神之卷救他。这种以命相托的情谊,即便是深交,亦难闻,更何况是这两个身为情敌,曾以死相搏的人呢?爱情,虽然是排外的,但不能阻挡两个能放得下之人。 南风急着赶回六出飘霙取神之卷,被失去心智的三狗重伤,倒落六出飘霙的风雪之中。心里的遗憾,心里的不舍,心里的执着,都在这时刻灰飞烟灭。不能 不愿,却也只能含恨照看,南风不兢此时,只有一股深重的悲哀与不甘,为情奔波,来去缁尘,当时错看春情落处,如今繁崋无主,空嵗追逐,换得一场徒劳。 一世狂名终落下,爱恨情仇泯于心。 对爱的执着和痴念,是一个拥有正常心性之人必会出现的情况。只是每个人程度不同, 方式也不同。能够爱得如此轰轰烈烈,拿得起放得下的,堪当英雄之名!吾不曾奢望有这等勇气,但若是有此境地,虽死又何憾!天赐吾一挚爱,亦赐吾难为之处境。吾无畏,哪怕挚爱分飞,哪怕天各一方,吾便做一次南风不竞,为爱,战天下!
发布于:2017/7/22 17:31:08
有一个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 心理医生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病人很奇怪的问:你是谁呀?医生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 过了一会儿,医生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病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 医生回答说:蘑菇当然可以走来走去啦!病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拿出了一个汉堡开始吃,病人又问: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啦。病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 …… 几个星期以后,这个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 其实…… 一个人可以带着过去的创伤继续,只要他把悲伤放在心里的一个圈圈里,不要让苦痛浸染了他的整个生命,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也许,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戒和指明。他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在他身边蹲下来,陪他做一只蘑菇。 我可以蹲下来,陪你做一只蘑菇。我愿意分担你的不快乐,只是当你的世界下雨时单纯的为你撑起一把伞。请你不要封闭自己的心,一个人承受那么多。你知道的。只要你睁开眼,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是你的蘑菇…也希望在我无助的时候,你能蹲下来,陪我一起做一朵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