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号了,不知不觉中,这一年已经过去了。

然而,这一年却跟去年一样,还是没有什么收获,比如说,在春季里立下的目标,当然是泡了汤。

想象总是很丰满,现实也总是很骨感。

前两天跟朋友一起去吃饭,饭中说起了明年想要转行,有一个朋友说,不是你不知道干什么,而是你不去奋斗。

可是,奋斗说来好轻松,可是拿什么奋斗,没有一技之长,现在说奋斗,却已经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奋斗了,说白了就是没有奋斗的资本。

什么都不会干,无论现在干什么都需要学习,也只有学习才能说奋斗。


今年的最后一个月,还是要待在厂里,等着这一年的结束,然后就逃离这个并非自己本意想要待着的地方。

受不了不仅是这个环境,还有人。环境能改变人,人也能改变环境。

当这里的十个人被环境改变的时候,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改变不了他们,所以,我也只有逃离了。


嗯,我希望,我爱的人能够开心。开心就好!


一、公子

我是公子,江湖中独一无二的公子。

我有人人羡慕的名声,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郎君。我喝最好的酒,骑最好的马,看最美的女人。可是,我却感觉很孤单。

我住在山顶之巅,遥望着一个又一个的日出,送走一个又一个的日落。依山的夕阳,总是很晚才落下。陪伴我的,又岂是一句高处不胜寒所能明了的。

我知道,从我被称之为公子的那一天起,我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能回头,也无法回头。

二、寂寞

初春的风光,一半美丽一半忧郁,江湖中人来人往,英雄辈出,又转眼没去。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仍然是人人敬仰的公子,仍然是落寞的与酒为伴。偶尔在江湖轰动的时候,站出来主持公道。没有人怀疑我的话,因为,我是公子,江湖中独一无二的公子。

风起的时候,我常坐在林中饮酒。酒越喝越多,我的寂寞也越来越深。

在一个有阳光的日子,我离开了山巅,在山的脚下,搭了一间草房。一弯绿水,草沾青波,听轻风拂叶,看花似海,如雪落。

这样的景色,总让我很朦胧想起一些人,想起一些事。

三、柳天

每年的这个时候,柳天都会托人从遥远的地方,给我带一壶酒来。

今年也不例外,只不过,这次,带酒来的,是他自己。

“记不记得我们认识多久了?”

“不记得了,快十年了吧。”

“不错,九年零八个月。”柳天的笑容有些落寞,端杯的手,修长苍白,“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今朝还在一起痛饮,明朝又将各奔东西。有些东西你想忘记却忘不了,有些东西,你不想忘记,却偏偏忘记了。”

我伸手抚向杯缘,冰冷的杯感溶入我的手心。这么多年,我一直与世隔绝,所有的消息,都有门下的人带给我。柳天,不是我的朋友,却是唯一一个不在乎我身分地位的人。

他走的时候,背影被阳光拖的很长,带着一种绝然的失望。绝然的让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见他不着了。

于是,我醉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见酒坛下压着的一纸素笺:公子,你现在的生活,可是你想要的生活?风吹起,素笺沙沙作响。我可快乐?我不住的问着自己,却找不到答案。

四、小楼

我忘记了那座小楼是怎样搭起的。只记得,有天晚上,我喝的大醉,醒来的时候,对面就多出了一栋小楼。

小楼朝西,每至月光落下的时候,就能看见小楼前的栏杆上洒了一层碎碎的月花。

我不知道小楼里住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搭一座楼。这些我并不关心,我依然喝我的酒,唱我的歌,行我的寂寞。

后来,当我再一次从醉中醒来的时候,看见小楼前种了很多青竹。短小多姿的小青竹,有刚有柔。在风中轻轻摆着。

那身姿,让我似曾相识。

五、春雨

看见春雨的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后来,每次下雨的时候,我就会起想春雨。

江湖已经平静了很久。门人给我带来一个消息。江湖上消逝近十年的一把魔剑,开始流落在江湖。很多江湖人士为了这把魔剑,自相残杀。谁都想占有这把剑,谁都不愿意让别人得到这把剑。为了平定风波,最后决定将把这魔剑由交我来保管。

门人走后,我喝了一口酒,倒头大睡。没有人知道我内心是多么的厌倦这种生活。

我快乐吗?这是我想过的生活吗?我狂笑着,满天的落叶随笑纷飞。

滴答的雨水声惊醒了我。睁开眼,天色昏暗。

转眼朝外面看去,小楼前的青竹已经长到了栏杆处。一个女子,着一身青衣,站在青竹前,用一把精致的小剑,齐齐切下青竹,再削去竹尖,插在楼前的酒坛内。

她抬起头,望向我。眉目如画,双眼漆黑如星,发鬃湿透,一丝雨从额头滑落,一袭青衣被雨打湿,清新像楼前的青竹。

看着她,我突然就觉得很熟悉。

六、沉默

我没事总会去小楼前的青石板上长坐。

春雨并不理会我,只是静静的酿着她的酒。或许对她来说,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春雨喜欢穿青色的衣服。在我的记忆里,似乎也曾经有个人很喜欢青色的衣服,可是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虽然我仍然是一个人喝酒,一个人看满天繁星,虽然春雨不与我说话,但每次我醉后醒来时,总能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身整洁,旁边放着一碗水。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居然感到自己不再寂寞。

七、酒

江南的春天,出奇的美丽。我坐在房顶上,吹着忧伤的曲子。

春雨站在小楼前看我,眼神,有着我不懂的哀怜。

柳树发芽的时候,我喝到了春雨酿的第一坛酒。

“你不喝酒,为什么要酿酒?”

“酿酒并不一定要喝。”

“我喝过最好的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你酿的酒的味道很奇特。”

“曾经有一个人,说我酿的酒里,有家的味道。”

“那个人,一定很幸福。”

“那是很久的事了,现在,他已经忘了我,忘了回家的路了。”

春雨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忧郁,看着我的眼神,无助的绝望。

我没有告诉春雨,那酒的味道,像家的味道;那酒的味道,我很熟悉,像是梦里曾经喝过千万次。

八、酒醉

我开始喜欢上了春雨酿的酒。

只是,我也知道,春雨酿完这一季,就会离开。

小楼前的青竹越来越少,我喝酒的速度越来越慢,春雨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忧伤。

终于有一天,小楼前空了。

那个晚上,月色冷清。风夹着落叶,飘落在手臂,很凉。春雨请我喝酒。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小楼内。暗红小桌,椅,酒菜,我看着对面的春雨,那个眼带忧伤的女人。看着她的忧伤,我心里涌动的仿佛是痛。可那天,明明有月色。

我端着酒杯看着对面的人,有着清亮的眸子,可以看见我的倒影。一瞬间,我似乎听见花开的声音,在心里丝丝散开。

“为什么请我喝酒?”

“我要离开了,从此以后,这里再也没有人来酿酒了。”

“你为什么而来,又为什么而离开?”

“来的理由就是走的理由,纵使我有千般爱恋,他已经忘了我。”

春雨的眼神里,漾着清波,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她无边的寂寞。

那天晚上,我又醉了。

最后留在我脑海里的,只是那女子哀伤而绝望的眼神。

九、远离

我记不清那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坛酒,我们聊各自的飘零的生活,聊风雨飘摇的江湖。听风吹落叶,看飞花缱绻。那一刻我才知道,纵是地位再高,身边少了可以共醉的人,又有什么意思。若可以,真想就这样一醉不醒。

再一次醒来时,柳絮飘飞。对面人已不知道去向,桌上放着一把一尺宽的木剑。木柄上,刻着两个细细的字:春雨。

风吹过,扬起尘土,风中有酒的味道,那么凄凉,疼痛再一次淹没了我。

如果有可能,下次相遇的时候,我定会问问那女子,为什么眼神里有无边的哀伤。

十、归去

花开花落,不管人世间平添落花几许,也都是寻常事。

我离开了山脚,也离开了那栋小楼。江湖有我的传言,那个举世无双的公子,把事交待给了门下,放下一切,远离了尘世。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我重新找了一个山脚,不再踏入江湖。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寂寞,一个人看花开花落,一个人看繁星满天。

只是,常常想起那个青衣的女子,眼神里无边的落寞。

那把魔剑,后来由门人交到我的手上。

剑长三尺,有着精致的剑柄,吹毛立断。

剑柄上,用小刀细细刻着两个字:春雨。

后记: 十年前,一个姓柳的名门女子爱上了一个魔门之子,那魔门之子有着高强的武功,有着不羁叛逆的性情,我行我素。江湖人士群起而攻之。魔门之子重伤后,名门女子请求江湖上最德高望重的老人,牺牲一身功力,救了魔门之子,压制了魔门之子所有的记忆,删去了他所有的过往,让他成为了一个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公子。代价是,忘记了一切,包括忘记那个柳姓的名门女子。

女子喜酿酒,男子喜喝酒。男子有一把家传宝剑,剑长三尺,有着精致的剑柄,吹毛立断。和女子一起走江湖的时候,女子用小刀在那把剑柄上刻上了她的名字:春雨。

只是,纵使我有千般爱恋,你已经忘了我。





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 送我出远郊

渺啊渺 往无语 来无杳

华韶前朝在眼前尽折腰

梦未央 怎能独自去云遥

谁今后再与我谈风笑

摇啊摇 青衣奔往云霄

天地荡 你我心无处藏

红光照长路 暮云飘 清风啸

天明鉴 此情虽万死也难销

叹世间 爱自古催人老

来不及 与你前世今朝

仰天歌欲断魂 揽你入怀中

我的命早已入你的生死簿

天之涯海之角铭心又刻骨

摇啊摇 青衣奔往云霄

天地荡 你我心无处藏

红光照长路 暮云飘 清风啸

天明鉴 此情虽万死也难销

叹世间 爱自古催人老

来不及 与你前世今朝

仰天歌欲断魂 揽你入怀中

我的命早已入你的生死簿

天之涯海之角铭心又刻骨

叹世间 爱自古催人老

来不及 与你前世今朝

仰天歌欲断魂 揽你入怀中

我的命早已入你的生死簿

天之涯海之角铭心又刻骨


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竞死声。

一生狂傲,一生痴情,一生含恨,终也落得倒落尘埃,无人记名,唯有熙熙白雪掩埋其身。

南风不竞本性并不是大恶之人,对玉倾欢的手段,对集境的威胁,在不归路的挑战天下,只不过是来自他对镶命女的痴情。没人知道他的来历,身负神之卷功夫的他,内心却如同幼儿般单纯,他所认定的,不过是爱一个人就要爱到底的固执。

“空岁逐世寻无价,千里缁尘鬓双寒。当时陌看春情早,如今无处折烂漫。”犹记得昔日伫望湘灵所化之石像,心绪万千。心上人咫尺天涯,看得见,摸得着,却无法拯救的痛。数十年,四方奔波,各种方式用尽也无法解除石化,让本就狂性不羁的南风不竞更加煎熬。因此在玉倾欢来六出飘霙取稜晶花时,他孩子气似地质问:“我要救的人,百计千方就是救不来。凭什么你就能救得你想救的人?”其思维之单一,可见一斑。

这单纯的爱和“救不得”,从枫岫主人来到六出飘霙那一刻打破,石泪乍然变色,归来的南风不竞看到后,暴怒非常。“多情敲风一霎来,无情疾雨愁煞怀。几年心上,疑怕梦醒总是哀”他觉得,守候湘灵这么多年,能救湘灵的,只有他,也只能是他南风不竞。这是南风一贯之为人,他认定的东西,决不能让别人插手。

终于,石像解封,镶命女珊然欲坠,南风不竞急忙扶住,却不料那最惊心的一巴掌。自己长久以来的痴情不悔,却换得如此结果,他不能接受。湘灵随后离开,留下不解和愤恨的南风不竞。清风三巡不解意,拈来落花笑情多。原来,这一切,只是我多情了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年不知人何在,桃花依旧笑春风。孤独一人,南风不竞心里不禁凄凉。独酌时,一句感慨“孤夜独斟酌,一杯浊酒对清风,举也茫,放也茫”。如今一直以来的期许不再,何去何从?是放弃?还是坚持?如何才能赢得佳人的心,让这石封的爱得以延续?

南风不竞,被称为不世狂人。放弃,又岂是狂人之作风?他打定决心,即便是为敌天下,即便是万人唾弃,也要将这不世之爱进行到底。首先,便是对湘灵的表白。“有心天下,却输一笔多情。我的山水落在你的眉间,你肯入画么?”浮世如图,最美丽的画卷,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我这画卷只缺你一人,你可愿意填满这唯一的遗憾呢?可惜,湘灵心属枫柚,自是不从。南风即使生性狂烈,却不曾做任何僭越之事。他只是用极为极端的行动,想湘灵证明,我的爱,炽如火,烈如风,离弦之箭,绝不收回。

因此,他无视湘灵的反对,一掌,宣战天下。一个月内无人能败他,他便要强娶湘灵。不归路,人不归。于是才有天下的敌意,才有了略城的血仇。一个月之期,最后的对手自然是枫岫。在情敌面前,即使是身中剧毒,狂性不减,南风不竞再次叹息,“吾用一生,写一首诗,盲目寻添,只找一字,直至此刻,诗成一字,早已铭心。”爱,真的就如此多情;爱,真的就如此无悔;爱,真的就如此盲目!两人都是强弩之末,失去神源的枫岫终于还是技逊一筹。取命之时,鸡鸣乍响。原本贯向枫岫的掌劲,南风不竞打向了一边。这一战,让两人之心相知。就算仍是情敌,枫岫的大义仍是让南风感触颇深。

战后,湘灵赶到。同是重伤的两人,湘灵却是迥然不同的对待。从如同空气的南风不竞面前冲过,抱住枫岫。这么明确的表态,也使南风不竞心有觉悟。

与枫岫有了决断的镶命女,来到仍是重伤昏迷未醒的南风不竞床前。同样是情场失意者,镶命女看着眼前人,心下一片凄迷。“你或许曾怨恨过我,为何只顾追求眼前人,却不曾也不肯回头,看背后另一个深深守护的人。但,这不就是执着吗?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求不得是苦,但得到,也未必幸福。不回头,是因为不想看到自己。你的痛苦我全了解,但越了解,越是无法接受你。我真心感谢,有这么深情的你,爱着这么无情的我。但你的感情,我承受不起,回报不了。我已进退维谷,唯一解脱,就是放手。南风不竞,我真心希望你能幸福,所以,你也放手好吗?但愿从此以后,各自天涯。”

湘灵的一席话,深深刻入了假装昏迷的南风心里。原来自己爱的,也是如此执着之人。罢了罢了,这人间道,便是这般无奈,这般痛苦!心上人能放手,我堂堂不世狂人,难道要拘泥于此,哀怨纠结?南风不竞痛下抉择:情弦到此已收声,自此不复弹琴影。如念半兹在心处,便教天风催薄命。最后的执念,随着最后的琴声,已经迸裂的琴弦,随风而逝。但感情,确实缅怀于心,不曾忘却。

南风不竞虽狂,却在脱离感情的苦海后,能够及时认清自己犯下的错误。对于狂人,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尊严。大丈夫能错,就敢认。“拼生豁死,吾司空见惯,但在我一生,有一种勇气,吾却未曾拥有过。一种,比死更使吾畏惧的勇气。那是,认错!”一句认错,单膝跪落。抵地有声,四座愕然。这句错,给亡逝的灵魂,也是给他自己。敢爱敢恨,敢做敢当,敢错敢认,南风不竞,是我看差你了!世人皆认为你的行为过于狂乱,思想过于强势。我虽认同你对爱之理念,却也无法接受你行事之方式。现在才知道,脱离了迷障的你,是这样的磊落。如此角色,性格分明,掷地有声,又怎能让人不喜欢呢!

及后,湘灵和寒烟翠被困火宅佛狱,南风不竞为救心上人,孤身闯入佛狱。而与赶来支援的枫岫,合力一抗咒世主。虽是惨败,但两人之间的交情,却再度升华。枫岫为救南风,重伤被擒,却很信任南风能拿来神之卷救他。这种以命相托的情谊,即便是深交,亦难闻,更何况是这两个身为情敌,曾以死相搏的人呢?爱情,虽然是排外的,但不能阻挡两个能放得下之人。

南风急着赶回六出飘霙取神之卷,被失去心智的三狗重伤,倒落六出飘霙的风雪之中。心里的遗憾,心里的不舍,心里的执着,都在这时刻灰飞烟灭。不能 不愿,却也只能含恨照看,南风不兢此时,只有一股深重的悲哀与不甘,为情奔波,来去缁尘,当时错看春情落处,如今繁崋无主,空嵗追逐,换得一场徒劳。

一世狂名终落下,爱恨情仇泯于心。

对爱的执着和痴念,是一个拥有正常心性之人必会出现的情况。只是每个人程度不同, 方式也不同。能够爱得如此轰轰烈烈,拿得起放得下的,堪当英雄之名!吾不曾奢望有这等勇气,但若是有此境地,虽死又何憾!天赐吾一挚爱,亦赐吾难为之处境。吾无畏,哪怕挚爱分飞,哪怕天各一方,吾便做一次南风不竞,为爱,战天下!

我喜欢这个故事:

有一个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

心理医生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

病人很奇怪的问:你是谁呀?

医生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

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

过了一会儿,医生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病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

医生回答说:蘑菇当然可以走来走去啦!

病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拿出了一个汉堡开始吃。

病人又问: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

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啦。

病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

……

几个星期以后,这个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虽然,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

其实……一个人可以带着过去的创伤继续。

只要他把悲伤放在心里的一个圈圈里,不要让苦痛浸染了他的整个生命。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也许,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戒和指明。他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在他身边蹲下来,陪他做一只蘑菇。


Honey云朵朵